原创大姑姐夫妻借住弟弟夫妻新房主卧,婆婆:“住吧,这是你娘家”​
浏览:192 发布日期:2020-02-04

而那个整天说爱她的男人,就像孙少安一样,面对自己家人,总有千般柔情、万般亲近,看不到女人跟着自己受苦受累爱委屈,反倒是认为女人这样天经地义。

看样子大姑姐早谋划好了,但小芹却一口气堵在胸口,上不来下不去的,一时不知怎么拒绝。

正如婚姻中有些女人,总被冠以奉献的名义,去付出、去成全、去造就,如若不然,就是没人情味,不孝顺、不好相处,不是好媳妇。

婆婆来了之后,隔三差五地,大姑姐也来小芹家,还说这下太方便了,不用跑老远回去看母亲了。

你关注我、我陪你爱

小芹气不打一处来,转身进了房间,老公却不跟着进来,小芹发微信给他,他才进来。

婆婆和大姑姐的生活习惯也是一言难尽,但小芹一直忍着,认为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也得有个女主人的样子,该包涵就得包涵。

这小芹的事情被解决,看样子也是暂时的。志平本来也没意识到,是他在纵容母亲和姐姐,才会让妻子变得不像这个家里的女主人。

前几天,网友小芹在后台留言,说她最近遇到烦心事儿,心里很不痛快。

小芹念着大姑姐的好,时不时买了东西去看望她一下。她觉得大姑姐虽然嘴不好,但也算在困难时支援过他们。

文丨萱小蕾、又名漠泱

秀莲这么想也有情可原,明明小叔子少平已经被供到高中毕业,能够顶起门户,可他却为了心中的理想,背起行囊到外面去做“揽工汉”,把一家老小又甩给他们小夫妻。

进来后不耐烦地说:“他们就住一阵子,你就依了吧,咱们都是一家人,你太小气了……”小芹不知怎么说,不顾阻拦,愤而离家。

却没想到婚后的日子依旧是一地鸡毛,比如借钱被大姑姐各种奚落,又是公婆不支援,还在新房能住时,第一时间跑来要儿子养老。

她像很多家庭妇女一样,只有付出没有得到,并且被当成理所当然,即使是一点点小心愿,也是被男人看作是无理取闹……

不像婆婆,嘴上说的好,家里就一个儿子,将来都是他们的,买房时却一分钱不拿,还说他们结婚把钱都花完了,现在都还没还。

婚后的日子过得紧巴了些,因为她们要还房贷,还准备着孕育下一代,但两个人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也还在苦里找到乐,小日子过得挺温馨。

虽然婚前知道婆媳间不好相处,但小芹还抱着侥幸的心态,认为自己不会遇到奇葩婆婆。事实上,婆婆一点也没出人所料。

大姑姐满脸陪着笑,小芹不好拒绝,只得答应,再说还借了人家的钱呢,只能说:“你东西都搬来了,就住下吧,我给你收拾下书房。”

妻子虽然也重要,但自己的亲人更不能舍弃。秀莲生活的那个时代已离我们远去,但她的遭遇其实一点也没远离我们。

当然,如果站在少安的角度,也是能理解的。他跟家人的感情很深,一家人再穷再苦,他也想要在一起,不想扔下他们不管。

小芹虽然如了愿,但她还是很不开心,觉得自己要不是怀孕了,是会不会就被迫让出主卧或者闹到离婚。

原标题:大姑姐夫妻借住弟弟夫妻新房主卧,婆婆:“住吧,这是你娘家”​

她为孙家付出那么多,尊老爱幼、生儿育女,爱男人胜过爱自己,把自己当成男劳力一样和少安一起出工劳动,忙里忙外。

而丈夫少安多年照顾家,已成习惯,已当成自己的责任。不光要管奶奶、父亲和弟弟妹妹,还时不时要管一管嫁给二流子姐夫的姐姐、以及她的两个孩子。

小芹正要反驳,志平也下班回来了。小芹像看到救星一样,本指望着老公向着自己,没想到老公说:“这样也行,我睡哪都可以……”

当时姐姐也说:她们做小生意,看着手里有钱,其实都是些三角账,好多钱都得要个十回八回,也不一定能要回来,又不敢得罪人,所以也难着呢!

因为借了大姑姐的钱,总觉得欠了人情,所以处处礼让三分,却没想人家要求多多,借住家里还得住得舒服。让人错以为,她才是家的主人。

大姑姐接口说:“书房的床那么小,怎么睡得下我和你姐夫两个胖子啊?不如我们住主卧,那个床大,也敞亮,晚上辅导孩子作业也不会打搅你们看电视。”

一年后,他们的新房子拿到钥匙,小芹跟志平又喜又忧,喜的是终于结束了租房的日子,忧的是,装修也得一笔钱。

这些年,她一直在透支身体、透支健康,之所以没有倒下,不是不辛劳不劳累,是因为身体底子好。秀莲想让大家过好,更想让小家过得好,换来的却是不被放在第一位。

这个还真难说,因为对于小芹老公来说,亲妈和亲姐,都是亲的,他不想伤害她们,不想因为老婆就跟自己亲人闹翻。

他觉得只是一个卧房,只是一起住,没啥问题,但是小芹的立场不同,跟婆婆和大姑姐没有血缘关系,亲也亲不到哪里去,无法相处到随意融洽,也无法亲近到什么都不在意。

叨叨得多了,少安就吼她:“再不听话就捶你!”当然,他没有真的捶秀莲,可秀莲还是憋屈。男人心里仿佛只有家人和村人,独独没有她这个妻子的位置。

好在小芹老公得知自己就要当爸了,态度也有所转变,从协调大姑姐一家住小屋,到后来干脆让她们出去租房。

这几天在追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,看到秀莲闹分家那段,心里很是难受。

志平想跟姐姐借钱,但他们凑首付时,就已经向姐姐借了八万块。

而女人是嫁给了这个男人,跟他的家人未必合得来,所以也亲不到哪里去。她想让小家舒服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,而男人却觉得女人没人情味,不识大体,太小气。

还劝小芹和志平,别总想着在城里买房,明明住在镇上的父母也为他们留出了一间房子的。

当初小芹跟志平是相亲认识的,但两个人很能说得来,相处也愉快,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,于是半年后,他们就张罗着步入婚姻。

回到娘家,小芹妈听了小芹的遭遇,也为女儿抱不平,给女儿出主意说:“你就在妈这住着,他们不解决这问题,你别回去,不然那个家,你这个女主人怕是当不成了。”

小芹本来是个好说话的,为着婚后的小日子,跟老公一起买房子还贷款。她就像秀莲一样,不嫌男人没钱没房,相信爱情,也相信会被爱的人善待。

从心里,他十分不愿意分家,这事情秀莲最好提也不要提。但秀莲不甘心,觉得不为自己、也要为儿子着想,总之特别想分家。

婆婆说镇上虽然也方便,但还是不如城里条件好,她也老胳膊老腿的,早晚要跟儿子一起住,不如就先磨合磨合,省得将来带孩子时闹矛盾……

可后来的一件事,真是碰触了小芹的底线。有天,小芹回家看到客厅里又堆了一地的大小包,姐夫正在看电视,见小芹回来了,忙叫出厨房里的大姑姐。

可气的是婆婆在一旁帮腔:“小芹,我觉得这样挺好,再说你和志平都是小个子,睡一米五的床也够了。想当初没有大床时,我们还都不那样过来的……”

对这样的婆婆,小芹不论是非、但敬而远之。可是,事情也不是她想的那样,不是想远离就能远离的。这不,他们新房子刚入住,婆婆就拎着大包小包也来了。

婆婆也在旁搭话,“就住弟弟家,反正这里也是你娘家。”

由此可见,女人若不想在婚姻中委屈自己,还是应该坚决维护自己的利益,要“硬气”,有时甚至要“不讲情面”。当有理说不清时,不如就不说理。

展开全文

想当初,孙少安到山西贺家相亲,被贺秀莲一眼相中,所以不要彩礼、不嫌孙家穷,甚至咬破中指为少安“续命”,认定这个男人就是她要找的那一个,从而毅然嫁了。

后来的日子好起来,秀莲动了小心思,想要分家出去另过。因为她觉得拖着那个“烂包”的家,像个无底洞,怎么也填不满。

好在志平买房态度坚定,大姑姐也只好闭了嘴。他们这次借钱,不免又听大姑姐唠叨生意不好做、手上的钱周转不开,但好歹又拿出五万元。

男人如果觉得女人嫁给自己,就要接受自己一大家子人,那夫妻关系怕是很容易受到影响。所以小芹老公的想法不转变,类似的事情就还会发生,不过是推后一段时间罢了。

结果小芹在娘家住了好几天,老公也没来接自己。小芹气得不行,几乎想到了离婚。可是正在这时,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,闹离婚一类的想法,自然也就矛盾犹豫了。

再说了,没有哪个女人结婚时不是抱着满满的希望,想过上夫妻有小家的和睦幸福生活。

大姑姐快言快语:“小芹,我们家也要简单装修一下,想着去租房子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,所以来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。”

这样的自我理论,小芹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人家来都来了,也不能把东西扔出去把人赶回家,于是老人家就这样住了下来。

小芹不爱听这话,他们夫妻在城里上班,镇上房子根本住不上,再说了,跟公婆住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,而且将来也得为后代考虑教育资源的问题。

可现实常常是这样,本来小夫妻之间没有多少矛盾,偏偏被没有界限的婆家人搅得不得安宁。不是婆婆挑事,就是姑子作妖。



Powered by 手机彩票app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